夜景.jpg
当前位置:主页 > 图片

网事不如烟:互联网上的“造句热潮”

2017年12月23日 12:26    作者:海河网    来源:海河网    

  网络曝光鲜廉寡耻

  回望我们的祖先,会发现他们真会造词。比如,鲜廉寡耻这个成语,就能入木三分地刻画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所遭遇的许多人和事。所以,如果网络上兴起用这个词造句的热潮,深信没人会感到惊奇。

  现成的例子本周就很多,而且涉及网络,兹举两例。其一,近日温州某高校学生网上发帖曝光了该校的一份文件,此文件以“说明”的形式出现,向2010级新生每人“配发”一部“翼机通”手机,宣称“该手机是图书馆借书、宿舍门禁识别、食堂的必备工具”。记者还调查发生:江西、甘肃、黑龙江等地也有类似情况发现。也就是说,高校行政部门与移动通信商勾结,学生被消费,几乎成了常态。这里体现的当然是高校鲜廉,垄断企业寡耻。

  其二,陕西省华县境内的山体被乱采乱挖,当地政府为掩饰满目疮痍,用蓝色围栏遮挡采石场,还将裸露的石壁用油漆粉刷成绿色。用绿漆搞绿化的新闻并不新鲜,新鲜的是当地官员对此事的解释。华县国土资源局矿产办李主任回应说:“这是国内最先进的经验,(所以)就这样弄了—(这是)从网上找的,从外地学的经验。”

  垄断笑话与创新压力

  有市场经济基本常识的人,无法设想一个毫无竞争的市场。但在网络销售的冲击下,迷恋传统图书市场的某些人士不肯承认这一点,8个月后,终于无可避免地沦为了笑谈。

  8月30日,修改后的《图书交易规则》公布执行,原《规则》中新书出版一年内销售不得低于8.5折的“限折令”内容的“促销”章节全部删除。还承认原来的“公平交易规则”涉嫌违反《反垄断法》。当然,闹下笑话的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和中国新华书店协会,也没好意思就此做更多解释。

  不管垄断与否,大总是能形成压力。9月3日经《计算机世界》报社内部员工证实,该报执行社长包冉、总编辑孙定被内部宣布调岗。一位与《计算机世界》报社关系密切的人士说,二人调岗与前段时间的腾讯报道风波有关。

  7月26日,《计算机世界》刊发了以《狗日的腾讯》为题的封面报道,指腾讯通过抄袭其他公司的创意,并借助自己庞大的用户群扼杀创新,阻碍了国内互联网行业的创新。引起业界的广泛关注,褒贬不一。在压力之下,8月11日,《计算机世界》已就此事向腾讯道歉。有评论者指出,两人突然被去职,恰好是这篇引起争议的封面报道的标题的引申、延展与证据。

  而最新报道指出,腾讯这家在体量上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互联网公司的企业,暴露了自己的软肋,它只能依赖14%的用户盈利—也就是说,这头身形如恐龙,头部像狗的企鹅,前途未必一马平川,也并非所向无敌。

  带宽收入比,人与网络

  国际电信联盟公布《衡量信息社会发展—2010年》报告,对各国宽带使用情况统计比较。在中非共和国,每月宽带服务费超过了3年的平均工资。而中国澳门的宽带费用最便宜,每月的宽带费用相当于不到两小时的工资。以月平均价格收入比 (价格指数)计,宽带最便宜的5个国家和地区是:中国澳门、以色列均为0.33、中国香港0.49、美国0.5、新加坡0.58。最贵的5个国家和地区分别为中非3891、埃塞俄比亚2085、马拉维2038、几内亚1546、尼日尔96。中国大陆为7.19,是本国香港、澳门特区的20倍左右,排在俄罗斯、巴西、印度、埃及之后。

  以《时间简史》名闻天下的物理学家霍金与人合著的新书《The Grand Design》将于9月9日发行。他认为于宇宙形成过程中,上帝并未显现。在书中霍金指出,创世大爆炸是物理定律的必然结果,“无须祈求上帝去引燃火星,形成宇宙。”“因为存在如引力这种法则,宇宙能够并且也将会从虚无中创造自己。自发性的创造为万物存在的原因。”霍金在《时间简史》一书中似乎接受上帝在创世中所扮演的角色。

  卡斯特罗也有网瘾

  用84岁的古巴前领导者菲德尔卡·斯特罗的自己的话说,他从一个将死之人变成了一位互联网成瘾者。卡斯特罗透露,他每天要浏览200到300条新闻。他认为,互联网是现存的最大武器,它的强大力量打破了“帝国主义”对媒体的束缚,让秘密无处隐藏。但在另一方面,古巴却是西半球互联网普及率最低的国家,古巴自称普及率为13%,但国际估计只有2.6%。古巴从2008年开始允许购买个人电脑,但私人接入互联网需要得到政府批准,多数网民只能使用古巴的局域网,即使能访问国际互联网,还需要经过政府设立的防火墙,古巴政府过滤和屏蔽了任何被认为对古巴不友好的信息。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