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景.jpg
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

马首是瞻《新人口论》之外的马寅初

2017年12月24日 10:32    作者:海河网    来源:海河网    

  马首是瞻《新人口论》之外的马寅初

    文 | 张昌华

  1946年,马寅初六五寿诞,上海经济文化团体联合会等18家单位为马寅初举行茶话会并献旗,以示敬意。

 

 
锦旗上写着“马首是瞻”4个大字。

  马首是瞻,语出《左传·襄公十四年》:“荀偃令曰:‘鸡鸣而驾,塞井夷灶,唯余马首是瞻。’”原指作战将士看着主将的马头决定行动的方向,后喻服从指挥而追随他人之意。

  季羡林也唯“马”是瞻,他说,建国以来的知识分子最令他肃然起敬、最让他佩服的有两位:梁漱溟和马寅初。两位有一个共同特点,“肠子直、嗓门大、脊骨硬。”前者引典明志“三军可以夺帅,匹夫不可夺志”;后者借诗抒怀“粉身碎骨不必怕,只留清白在人间”。

  梁漱溟,笔者曾写过他的“生前与身后”。马寅初的《新人口论》,即所谓“错批一人,误增三亿”的悲剧,世人已了然。笔者“舍重就轻”,扫描式撷取马寅初百年人生中的吉光片羽,展示他的卓尔不群的风采。

  一根灯草-“学然后知不足”

  品评学人的品位,自清以来,中国素有“国内三品,东洋二品,西洋一品,博士上品,经济学博士极品”之说。马寅初(1882—1982),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博士,当属“极品”,可有谁知道这个极品出自浙东的一家小酒作坊呢。

  马寅初生于浙江绍兴,行五,上有四兄下有二妹,父亲马棣生是个小酒作坊主。马寅初生正逢时,逢到极致:马年马月马日马时生(光绪八年农历五月初九),加之姓马,人称“五马齐全,必定非凡!”果不其然。马寅初父亲为寻找好的水源酿酒,偕全家移居嵊县浦口镇,经营的小酒作坊生意不俗。马寅初6岁上私塾,接受启蒙教育,3年后又想进新学堂。父亲固执地认为乡下人识得几个字就行了,不准他再读书。后经舅舅说情,勉为其难送他到绍兴上新学堂。随着“马齿”渐长,父亲要马寅初子承父业回家管理作坊账务。醉心读书的马寅初不干,父子闹僵。马家封建,有条“连坐”的家规,一人犯错,兄妹陪打。哥哥们横遭池鱼之殃后,往往又揍他出气。小寅初吃了不少皮肉苦。叛逆的他以学赌博反抗,声言“打死我也不做生意!”父亲变本加厉地惩罚,马寅初怒而投江,幸被救活免于一死。马寅初的好学精神,感动了来嵊县收购蚕茧的上海纶丝厂经理张江声。他收17岁的马寅初为义子,出资送他进了上海英华书院(中西书院)。

  马寅初是与父亲闹僵后出走的,与家中断绝了经济联系。义父张江声提供马寅初学费、食宿,每月另给四毛小洋零花(他给亲子张熙麟也只这么多),用于洗理、购纸笔等。马寅初将电灯改成油灯,而且只限用一根灯草。一位朋友造访,见室内光线太弱,便自作主张为他加了一根。马寅初悄悄拨开一根,对朋友说“我点不起两根”,请他别见笑。此事传到张江声耳中,张问马为何节省到只用一根灯草。马寅初笑着说:“一根就够了,我心里是亮的。”马寅初就读的中西书院的业师知道后,认为“孺子可教”,大为嘉许:“灯芯一根心中亮,寒窗十载必成人”。另有传闻,马寅初曾向路灯借光苦读,大有“凿壁偷光”的苦学精神。

  马寅初是颗天生的读书种子,在没有阳光、缺少营养的贫瘠土壤中顽强地生长。1902年他考入天津北洋大学,为“实业救国”选择了矿冶专业。1906年因成绩优异官费保送留学,先在美国耶鲁大学学经济专业,后获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马寅初十分珍惜在哥大的学习机会。在那城头频变大王旗的日子,北洋政府提供的官费日减。马寅初面对辍学之危,利用节假日到餐馆洗碗刷盘。某日,餐馆老板带来一洋人电影制片商,称马寅初若到他那儿去饰一华人配角,可获高于餐馆20倍的报酬。制片商拿出合约,说一签即可支付30%的报酬。马寅初想这差事不错,但心生疑窦,要求先看剧本。他看后大惊,那是一部丑化华人的影片。马寅初严词拒绝。餐馆老板见中介失败,与马寅初争吵起来。马寅初拂袖而去,干脆到码头当搬运工。马寅初的故事登上了华人报纸,被传为美谈。码头上的美国老板认出了他。老板很佩服马寅初的骨气,便介绍他到一朋友家当家庭教师,兼资料翻译。这份收入解了马寅初的燃眉之急。不久,因国内政局的变化,北洋政府中断了留学生公费,声明由自己决定去向。正当马寅初走投无路时,他的导师、美国著名财政学家赛利格曼雪中送炭,承担了他一切费用,让他顺利地获得了博士学位。马寅初的博士论文《纽约市的财政》出版后,被哥大列为一年级新生的教材。当时学校和导师都希望他留校执教,马寅初婉谢学校的美意,毅然决定回国报效祖国。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