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景.jpg
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

“五马齐全,必定不凡” 马寅初单枪匹马论人口

2018年01月08日 11:35    作者:海河网    来源:海河网    

  近百年最值得尊敬的学者,超级爱国的知识分子。

  ———潘序伦(会计学家、教育家)

  本真语录

 

  言人之所言,那很容易;言人之所欲言,就不太容易了;言人之不能言,那就更难了……我就要言人之所欲言,言人之不敢言。

  他一出生就被认为非同寻常。

  生于马年马月马日马时,加之姓马,乡间流传,“五马齐全,必定不凡”。

  他被称为民主斗士,骂起蒋介石和四大家族,无遮无掩,酣畅淋漓。

  他写成人口论,最早提出计划生育的主张,几经批判,仍坚持到底。他被称为北大精神的代表,前五十年是蔡元培,后五十年是马寅初。季羡林曾说,马寅初让他肃然起敬。

  马寅初说,斧钺加身毫无顾忌之精神,国家可灭亡,而此种精神当永久不死。

  他身践其言。

  铁骨侠情

  “讲话不怕死,怕死不讲话”

  马寅初肠子直,嗓门大,脊骨硬。

  他在重庆发表言论,多被当时记者称为狮子吼。

  他吼的对象是四大家族。

  抗战爆发之后,马寅初以经济专家之观察,以演讲、写文章、提议案多种方式抨击四大家族。他概括了八个字“前方吃紧,后方紧吃”。

  在立法院,他正式提出“征发国难财者税”,并要求从宋子文、孔祥熙开始实行。他还在立法院指控,中国几户大贪污,其误国之罪,远在奸商汉奸之上。

  当时马寅初是重庆大学商学院院长。蒋介石曾因此大骂重庆大学校长,“哪能让院长这么骂政府?”并要求马寅初去见他,马寅初置之不理。

  后孔祥熙通过马寅初友人,称要任命马寅初为财政部次长。马寅初拒绝,“不做官,不当议员”。

  最终国民党特务寄来了两封信。

  一封信是一支上等派克金笔和一张字条。上写请马老笔下留情。另外一封是两枚子弹和一张字条,上面写着不要攻击党国要人,不然要你尝尝卫生球的滋味。

  又一次演讲时,马寅初带上夫人和子女。他说,如果我为此死了,我要让他们知道我为何而死。

  类似的话他在1947年发表反内战演讲时,又说了一遍。他说,“讲话不怕死,怕死不讲话,特务先生们,你们要开枪就开吧,我马寅初在此恭候”。

  他不害怕。言语锋利,从无遮拦。

  1944年,他在一场婚礼上即席发表贺词,“希望新郎新娘将来好好教育子女,不要像蒋介石那样祸国殃民”。

  马寅初有句名言,“大炮无论如何要做,憨大是决计要做到底的”。

  郭沫若称他为响当当的一枚铜豌豆。沈均儒说,只要听到一阵板斧声杀来,就晓得来的一定是“李逵”(指马寅初)。

  在他65岁大寿时,上海经济文化团体联合会送旗一面,上书“马首是瞻”,以表敬仰之情。

  当时的舆论界将马寅初与鲁迅相比,认为他“雄视阔步于各种压迫之下”。

  他以斗士的勇敢和学者的分明,赢得了尊重。

  北大时光

  “我总想以行动教育学生”

  马寅初和北大有缘。

  解放前北大第一任教务长,解放后的北大校长,“文革”后的北大名誉校长。他可以说是三进北大。

  1951年,他成为北大校长。在就职演讲中,他表示,他不提方针,只提工作任务。他认为交给他的任务是培养合乎规格的专门人才。

  当时参加马寅初就职演讲的学生,对他的第一印象是:鹤发童颜。

  马寅初爱以“兄弟”自称,和学生也是如此。有人称他老小孩。

  调任马寅初到北大之前,毛泽东曾问他有什么要求。马寅初说他的要求是请谁到学校作报告,要得到保证。得到了毛主席的保证后,马寅初为北大师生请到了很多政要和名人演讲。

  请到名人来北大演讲,马寅初喜欢搬把椅子坐在讲坛一侧,随时和主讲者插话交流。一次,体委的一名副主任来讲课,马寅初对体育感兴趣,插话插走了题。开始批评历史系主任翦伯赞不爱体育活动,引得师生大笑。

  马寅初在北大一直强调体育锻炼的重要性。他曾写了篇体育锻炼方面的文章,投给《学报》,还希望能发头条,“因为,没有身体,就什么也谈不上了”。可是《学报》编辑认为不适合,退稿。他也并不介意。

  在北大,70多岁的马寅初开始学习俄语,他用两年的时间,掌握了俄语。他以自己的经历鼓励学生掌握多门外语。

  他还曾经在人民日报撰文,批评大学课堂上念讲稿的风气。他认为念讲稿是贻误青年的生命。这篇文章,在北大引起轰动。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