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景.jpg
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

欧债危机接连引政坛地震 养老金成危机最后诱因

2017年12月16日 10:36    作者:海河网    来源:海河网    

  由希腊开始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就像一出肥皂剧一样,没完没了,在短短一年里,欧债危机接连引发政坛地震,四国总理为此丢官下台。欧债危机给欧元区和全球金融市场造成的冲击远远超出几乎所有人的想象,至今欧债危机向何处去,何时能够终止,仍然模糊不定。

  如果说,欧债危机是压垮四国总理的“最后一根稻草”,那么养老金就是引发债务危机的最后一个诱因。

  “老龄化成本”拖垮了希腊

  欧洲是福利国家的发源地,也是老龄化趋势最为严峻的地区。老龄化不仅拖累了经济增长,同时也提高了福利成本,加剧了财政负担。希腊作为此次欧债危机的策源地,自始至终置身于欧债危机的漩涡之中,成为广受诟病的欧洲福利制度的一个反面样本。2009年底,希腊政府为发放失业金而筹资时发现并披露了前任政府瞒报的真实财政状况,向世人公布其公共债务占G D P的106%上调到126%,将预算赤字6 .7%上调到12.7%,后来又调整为15.4%,从而拉开了欧债危机的序幕。

  2010年5月国际货币基金和欧元区终于决定援助希腊,但同时提出了整顿财政、改革经济、消减福利三大条件:

  在养老金制度改革方面,恢复对高额养老金课征“特别税”;女性领养老金年龄适当提高;领取养老金的年龄要引入一个与寿命预期变化相联系的机制;公务员领取养老金的年龄要从61岁提高到65岁;对第13和14个月养老金的领取额度要限定在800欧元之内;养老金水平不得超过2500欧元;取消复活节、暑假和圣诞节的养老补贴等。

  在福利改革领域,公共部门的奖金每两年不得超过1000欧元;每月工资收入不得超过3000欧元;公共部门须削减8%的津贴;事业单位须削减3%的工资水平;改革雇工立法等。

  在经济改革方面要加大企业利 润 课 税 力 度 ; 将 附 加 税 提 高 到23%;奢侈品消费税提高10%;提高烟酒税和燃料税;国有企业数量须从6000家减少到2000家;创建一个金融稳定基金等。

  对于上述条件,希腊政府全盘接受,随后,尽管爆发了大规模的民众反对削减福利的示威游行,但希腊议会还是通过了严厉的一揽子“2010年养老金改革方案”。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美所所长、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教授认为,作为援助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元区之所以提出上述改革措施,其目的是合理调整“老龄化成本”,减少财政负担。否则,在2010-2050年间,养老金支出将增加G D P的12 .5个百分点,社保制度濒临破产,但如果按照上述改革路线图,养老金支出的增幅仅为4 .5个百分点;如果严格执行下去,有可能仅增加1.9个百分点。

  郑秉文指出,希腊危机的救援条件揭示两个重要问题:第一,债务危机背后的推手之一来自养老金。在传统的指标体系中,财政赤字的测量中只有总逆差、基本赤字和结构性赤字、总债务、公共部门财务净值等,这些公共政策和财政状况的量化指标显然不能对未来公共财政趋势做出正确判断,从而导致希腊主权债务危机和欧洲债务危机“从天而降”。第二,将老龄化成本引入到财政评价体系之中十分必要。这是因为,一方面,传统的现收现付养老金制度,即正在工作的下一代人缴费,直接用于支付当前退休者的养老金,具有较强的债务隐蔽性和较高的财务脆弱性,老龄化趋势使这两个缺陷逐渐显露出来;另一方面“老龄化成本”的存在使传统的财政指标体系已不能经常正确地抓住公共财政的真实性,也不能反映老龄化带来的隐性“老龄化成本”,人口结构的变化使传统财政指标体系的这两个缺陷暴露无遗,动摇了财政可持续性的指标体系框架,彻底改变了一国财政可持续性的传统含义。

  随时引爆的债务炸弹

  老龄化成本包括两层含义。广义含义是指老龄化趋势带来的三个潜在风险,即经济增长减缓、财政收入减少、公共支出增加,三者共同构成了“老龄化成本”的广义含义,成为主权国家财政恶化和主权债务攀高的潜在因素。

  近20年来,欧洲经济增长率平均低于美国。据预测,人口老龄化和劳动适龄人口的减少,必将影响经济增长。换言之,未来50年中,由人口结构变化导致的经济增长减缓、财政收入减少和公共支出增加的三个潜在风险并存和相互交织的复杂局面,必将使欧洲各国时刻监视其财政收支状况,警惕其债务危机的风险发生,提高其养老金制度的财务可持续性。目前希腊正在执行的改革经济、整顿财政、削减福利实际就是应对“老龄化成本”广义含义的一揽子改革方案。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