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景.jpg
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

卢俊卿等要求道歉? 你尽可当笑话看

2018年01月13日 15:57    作者:海河网    来源:海河网    

  郭美美之后,卢星宇走入了公众视野。然后,他的父亲卢俊卿走入了公众视野。卢氏父女主导或者参与的也许是慈善、也许是经营性质的诸般行为进入了公众视野。特别是“中非希望工程”的真假,以及卢俊卿任主席的世界杰出华商协会的种种行为是否正义,特别为人关注。多家媒体介入此事。其中,《南方都市报》发表了《卢俊卿及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八大谎言调查》。8月30日,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律师团发出律师函,要求《南方都市报》“对所有不实报道予以澄清”,并公开致歉。声明附件中,针对所谓“八大谎言”,逐列“事实真相”。(中国广播网)

  声明附件,几乎可以当笑话看,其中的多项“事实真相”恰好证明了“谎言”并非为谎言,而是事实。譬如第4项,针对“将前联合国官员包装成现任联合国高官” ,说“事实真相”是牵涉其中的甘巴里确曾为联合国副秘书长,只不过,在会见时,协会方面不知道他已改任他职。对啊,就结果而言,正是在该协会的宣传中,甘巴里被换掉了身份啊。第5项与第4项类似。在第6项中,针对“假冒名人名义以壮声势” ,矢口否认。那么,在名主持人杨澜 公开声明与该协会无合作关系后,卢俊卿通过微博渠道,以无法查找到回执为由,“并向他们(杨澜等3人)表示歉意”何解?在第8项中,针对“夸大中非希望工程基金捐款数额”,说“事实真相”是认捐数额确曾一度超过4亿,而因为种种原因,“目前已实际到账3102.3万元”。可不嘛,事实真相就是目前只实际到账3102.3万元,以数亿元宣传就是夸大了。

  在社会角度,这样发出律师函还是有意义的,这意味着寻求矛盾的法律解决、公开解决。不能认为这样做是对于南都方面的恐吓。任何人以法律、公开形式寻求解决分歧,都不能说是恐吓。且这样的法律解决、公开解决,在具体环节上,是对于新闻理念、实践,以及法律理念、现实的检验。

  如上面4项,在一般人的理念中,显然会认为南都没有说谎,因为媒体以及媒体从业人员只调查真实的结果,只可能报道结果,而不可能深入当事人的内心世界。无论该协会有意为之或疏忽所至,总之,结果是该协会在这些方面的宣传不真实。

  另外4项,几乎都与对南都报道内容的断章取义有关。譬如第1项中,南都正是质疑该协会声称与之合作的“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中国南南工业合作中心”2008年7月23日才成立,之前不可能成为所谓华商大会的主办单位,律师函却强调自己只是以“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中国南南工业合作中心”名义,而从来没有以“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名义开展过活动。第2项中,南都正是针对卢俊卿自己在回应网友质疑时强调该协会不是一个公司而是一个社团展开调查,并调查得知该协会作为社团于2009年注册,并同时调查出该协会作为公司于2005年注册,律师函却一方面承认该协会在社团注册前以公司形式展开运作,一方面指责南都的相关报道为“谎言”,真是倒打一耙。

  但南都的报道究竟有没有瑕疵呢?应该说,还是有的。譬如第3项中,在收费方面,指责该协会大肆收费,而律师函中回应说,其“市场化服务部分全部由在中国大陆合法的授权服务机构运作,授权服务机构负责对客户提供服务,收取相应服务费,并承担全部经济责任和法律责任”,尽管一望而知有关联交易嫌疑,但南都方面确实有不严谨之处。

  希望这件事能法律解决、公开解决,不仅能因此检验国内的新闻理念、新闻实践是否以事实真相为核心,还能检验现行的法律体系是否认同、保护新闻实践以事实真相为核心,即便报道本身或者有不严谨之处,但处置恰当,不会因为某一细微局部的不严谨之处而否决、重处全部。那样的话,一个标点符合的错误,就可能导致媒体关闭、从业者入狱。所谓言论自由,根本是空话了。

  但,该协会果真能坚持法律解决、公开解决吗?我个人不相信。但愿我错了。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